1: 地理 本月发布: 0 篇
2: 化学 本月发布: 0 篇
3: 科学 本月发布: 0 篇
4: 历史 本月发布: 0 篇
5: 美术 本月发布: 0 篇
6: 生物 本月发布: 0 篇
7: 数学 本月发布: 0 篇
8: 体育 本月发布: 0 篇
  • 时 间
  •    至
  • 内 容
  • 年 级
  • 学 科

现代花鸟画的探索——方楚雄作品的笔墨特质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浏览数:269 发布时间:2021-12-28

分享到:
          作者:孙琳2021-12-28 08:35:43 来源:中国艺术报

            “少别华阳万里游,近南风景不曾秋。红芳绿笋是行路,纵有啼猿听却幽。”岭南大地,气象开阔,生机勃勃,孕育了自成一脉的岭南画派。20世纪初以来,岭南画派在传统中国画笔墨特色的基础上,将革命精神、时代精神、兼容精神和创新精神融入艺术创作,博采众长,形成了“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艺术主张、“兼工带写,彩墨并重”的风格面貌和“神形兼备,雅俗共赏”的审美主张,其中不乏宗师巨匠与赫赫名作,涌现出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方人定、黎雄才、关山月、赵少昂、杨善深等艺术名家。方楚雄正是现当代岭南画派精神的继承者和弘扬者。

            方楚雄出生于潮汕地区,少年早发,精进不辍,无论创作和教学都具有特色。他将海派和岭南画派相互融合,同时吸纳中外表现技法,熔炼古今审美意蕴,营造静雅秀润、苍郁厚重的艺术氛围,在当代中国画坛中别树一帜。方楚雄五岁拜师岭东名家王若兰门下,后又师承中国画家刘昌潮。王若兰、刘昌潮两位启蒙老师均于20世纪30年代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山水、人物、花鸟无所不精,他们既注重继承传统,又提倡系统训练,为方楚雄的创作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8年,方楚雄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黎雄才、杨之光、陈金章等老师的孜孜教导以及岭南画派注重写生、兼容创新的艺术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方楚雄今后的艺术创作。1979年,他赴北京、天津考察,拜访了李可染、李苦禅等艺术名家,并跟随天津的孙其峰老师学习,极大地开拓其艺术视野,使其艺术创作兼具京津画派温雅精丽的艺术格调和苍茫雄浑的艺术追求。与此同时,方楚雄注重从中国传统艺术创作的路径中寻觅中国画现代转型的创作模式,先后赴山西永乐宫、洛阳龙门石窟、敦煌莫高窟以及西安多地考察临摹,在“师造化”和“师古人”的基础上,更多融入个人的主观感受和时代精神。他把中国传统花鸟绘画的“写生”意蕴与西方写生技巧融会贯通,在“没骨技法”的空灵之中纳入白描元素,使画面具有生命力和感染力,充分张扬了花鸟画的现代性意义和价值。

            方楚雄的艺术作品师古溯源,却又不囿于旧论。在艺术创作和教学实践中,他注重临摹经典佳作,同时主张在“实临”的基础上体悟其中的笔墨技巧、创作手法和精神面貌,继而追求“意临”;并且在保留作品意蕴气质的基础上,将绘画的严谨性融入笔墨的痛快之中,达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在表现手法上,“兼工带写” “粗细相间”,将各种传统技法融会,形成自身的创作风格。如他的作品《故乡水》,取材于广州芳村花地湾花农的小院一隅,画家突破传统文人花鸟绘画陈陈相因的固有形式,画面采用近似于写实透视的表现手法,中央以正方形的井面和圆形的水井为主视角,周围辅以生机盎然的兰草和活泼可爱的小鸡,打破视觉上的呆板之气,充满冲击力,同时一角留白又使得画面繁中有简、疏密得当,通过质朴的田园气息,使观者在淡淡的乡愁中体悟游子对于故乡无限的情怀。

            与此同时,方楚雄还注重写生创作,善于从大自然的挚爱中获得灵感,使得他的创作隽雅鲜活。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方楚雄坚持每年下乡写生,对景作画,广东鼎湖山的山涧野藤、粤北山区的农家意趣、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以及印度、柬埔寨等国家的风土人情都幻化成为方楚雄笔下艺术表现的灵感来源。他突破传统花鸟绘画题材的束缚,不断拓展中国花鸟画的表现领域,将棕榈树、树菠萝、荔枝、椰子、老虎、熊猫、孔雀、猴子、猫头鹰等题材纳入艺术创作之中,以小写意用笔简括艺术形象,简中求密,繁而有序,以笔墨的精微体现中国画特有的意蕴。《岁月》《横空苍龙》《喜报丰年》《大树菠萝》《登高望远》《孔雀家园》《山中虎》《深山闻猴》《卫士》等作品,以广阔的题材表现中国画独特的审美意念和人文境界。无论是枯藤老树、繁枝密林抑或飞禽走兽、细微虫蝶都能以笔墨诠释现实生活情趣,在画面中表现现代审美理念和人文精神。

            除此之外,对生命精神的礼赞是方楚雄艺术创作的主旋律。中国传统文化以儒、道、释思想为基础,在以尊崇社会道德为核心的基础上融入道家学说与禅宗思想,形成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观念和创作模式。方楚雄的艺术创作在保持构图和境界多样求变的基础上,通过笔墨语言的锤炼,始终保持着中国画特有的艺术意蕴语言和审美追求。他的艺术作品以现实性为主导,在无我之境中,通过装饰性的重构手法,以肌理和质感形成画面坚实的空间关系和结构,以饱满度构图和隐形的线面关系,表现对生命的关怀和讴歌,给人以审美的愉悦。亲切祥和的动物形象,幽美宁静的田园诗意,生命壮阔的繁花密林,生机盎然的热带风物,都在他的笔端幻化成了诗意的存在,和自身绘画创作的标志。他的作品《天地生灵》选取大草原上羚羊、斑马、长颈鹿迁徙为场景,在貌似写实的场景之下探求画面的虚境,以飞禽走兽的和谐相处和融洽生态来洗涤人们的精神世界。另一件作品《晨曲》,摒弃了传统画竹的程式,浓淡相间的竹林铺满整个画面,随风摇曳,画面中三五成群的小鸟充满生趣,而画面留白之处展翅飞翔的小鸟更成为画面点睛之笔。远离自然、生活繁忙的城市人,恰恰需要这样的艺术去催动温情,建构美好精神家园的向往,而这正是方楚雄花鸟画的精神意义之所在。

          (作者系中国美术馆副研究馆员)

    【收藏本页】【打印本页】【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