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体育 本月发布: 111 篇
2: 化学 本月发布: 99 篇
3: 物理 本月发布: 64 篇
4: 生物 本月发布: 63 篇
5: 数学 本月发布: 60 篇
6: 信息技术 本月发布: 41 篇
7: 政治 本月发布: 22 篇
8: 历史 本月发布: 16 篇
  • 时 间
  •    至
  • 内 容
  • 年 级
  • 学 科

滕珺:“全球胜任力” 在中国学校的几点思考

来源:中小学校长论坛 作者:中小学校长论坛 浏览数:923 发布时间:2021-08-10

分享到:

  • “全球胜任力”这一概念源于西方国家,最早用于跨国公司的人力资本研究。1988 年,随着美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发表报告《为全球胜任力而教》(Educating for Global Competence),“全球胜任力”这一思想在教育领域逐步传播开来。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有关Global Competence的研究大体经过三个阶段:



    (一)模块要素逻辑


    (二)主客体关系逻辑


    (三)行动逻辑

    目前,国际社会比较通行的是OECD的这个框架,当然这个框架主要是基于哈佛大学零点工程的维罗妮卡·博克森·曼斯勒(Veronica bBoixi Mansilla)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他们认为“全球胜任力”是指理解全球性的问题并为之做出行动的能力与倾向,具体包括图中的四个步骤:体察本地、跨文化和全球议题;理解、欣赏他人的看法和世界观;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进行开放、得体和有效的互动;为集体福祉和可持续发展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过去,我们提到“全球胜任力”,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要把孩子送出国。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民粹主义、单边主义思潮兴起,很多人认为“全球胜任力”不重要了,其实不然。商务部《2019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指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蝉联全球第二,存量保持全球第三。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1369.1亿美元,同比下降4.3%,流量规模仅次于日本(2266.5亿美元)。2019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2.2万亿美元,次于美国(7.7万亿美元)和荷兰(2.6万亿美元)。中国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中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流量占全球比重连续4年超过一成,2019年占10.4%;存量占6.4%,与上年持平。从双向投资情况看,2019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低于吸引外资3.1%。投资覆盖全球188个国家和地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稳步增长。截至2019年底,中国超2.75万家境内投资者在全球188个国家(地区)设立对外直接投资企业4.4万家,全球80%以上国家(地区)都有中国的投资,年末境外企业资产总额7.2万亿美元。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境外企业超过1万家,2019年当年实现直接投资186.9亿美元,同比增长4.5%,占同期流量的13.7%;年末存量1794.7亿美元,占存量总额的8.2%。2013至2019年中国对沿线国家累计直接投资1173.1亿美元。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中国的企业、商业是遍布全球的。这意味着中国学生未来的活动舞台绝不仅限于中国境内,必然随着国家的发展而不断拓展到全球。



    另外,今年发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也现实,居住在31个省份并接受普查登记的外籍人员845697人,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增长了约25万人。虽然短期居住的人群受疫情影响,有所下降,但长期居住的人群却越来越多,且居住时间越长,增长幅度越大。这还是在2020年疫情之年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采集的数据。由此可见,即便我们的学生不出国,也必将生活在一个“在地国际化”的环境中。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必然趋势。

    此外,疫情的爆发再一次真切地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什么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反思教育》开篇所言:“我们应将全人类视为一棵树,而我们自己就是一片树叶。离开这棵树,离开他人,我们无法生存。”有很多问题确实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如环境问题、公共安全、公共医疗等。因此,正如美国联邦教育部2012年11月在“Succeeding Globally Through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nd Engagement”国际战略公告提到,“全球胜任力”不是奢侈品,不是仅仅针对精英阶层,它是所有人必备的技能。



    2020年6月18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正式印发。《意见》明确指出,要把培养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摆在重要位置,提高基础教育对外开放水平,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且具有国际视野的新时代青少年。尽管“全球竞争力”和“全球胜任力”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又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联系。由此可见,培养具有“全球胜任力”的人才是新时代学校教育面临的新挑战。



    “全球胜任力”是个舶来品,在中国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中,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全球胜任力”,如何培养学生的“全球胜任力”呢?



    “全球胜任力”首先是正确的价值观、关键能力和必备品格。



    对于学校而言,“全球胜任力”不是多开设一门课,它的本质是“立德树人”的拓展与深化。因此,“全球胜任力” 首先要求学校上好每一堂课,高质量落实国家课程新标准,为“全球胜任力”的培养奠定底层逻辑。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进行不同国家的文化交流和合作,才能决全球的共同问题。当然“全球胜任力”特别强调“跨文化”和“全球”的胜任力,这就要求学校在国家课程的基础上扩展和延伸。学校通常会通过加强学生国际理解教育来实现这一目的。目前,主要存在以下三种形式:第一、社团或活动课程,通过组织各类跨文化或全球性的活动,如模拟联合国、国际研学旅行、国际美食节、国际运动会等,来开拓学生的视野、增强学生的国际意识。第二、校本专门课程,不少学校拿出了专门的时间、组织专门的教师为学生开展校本课程,供学生选择。这在第一类活动的基础上更系统、更深入地思考跨文化和全球性问题。第三,学科渗透课程,这个比较难,要求学科教师自身有较强的国际意识和能力,才能有意识地将“全球胜任力”作为一种思想,指导自己的日常学科教学。



    因此,从工作逻辑上来说,“全球胜任力”在学校工作中大体可以分为“本土培养基本知识、正确价值观、关键能力和必备品质”、“与不同国家的交流合作”和“解决全球性问题”三个板块。当然,这三者之间不完全是线性的关系,彼此之间相互关联、相互促进。

    其次,“全球胜任力”在中国学校特别需要强调“民族国家身份认同”的重要性。西方发达国家在讨论“全球胜任力”的时候很少讨论这一问题,因为他们处于世界体系的中心,具有天然的心理优势。因此,他们是在默认的民族国家身份认同的基础上,讨论对不同文明的尊重和包容。但中国自身的历史,特别是近代史,要求我们必须直面这一问题。很多人认为“本土”和“全球”是一对相生相克的力量,但在“全球胜任力”中,民族国家身份认同是一个人面对世界、面对天下的前提,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全球胜任力”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就是“善己达人、兼济天下”。”当然,我们同时也要谨防民粹主义,将“民族国家身份认同”与他国相对立,与世界相分离的思想,既不符合我们的文化传统,也非真正的现代精神。



    第三,要培养“全球胜任力”在中国必需重视外语的学习。西方国家在讨论“全球胜任力”的时候,基本上不强调语言的重要性,一是因为部分国家母语本来就是世界通用语言,天然具有语言优势,二是因为他们的在地国际化资源本来就很丰富,他们对于跨文化的理解通过日常打交道就可以知道有哪些不同的文化。一般发达国家的移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约为5%-15%,日本大约为3%-4%,而我们国家约为千分之三左右。这意味着我们在地国际化的资源还不充足,因此,我们必须要学好外语,最好多学几门,才能真正理解不同的文明,才能用得体的方式与世界沟通对话。



    第四,“全球胜任力”在中国要特别强调和平立场。2014年3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德国科尔伯基金会所作的题为《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人民对实现自身发展目标的自信和自觉》的演讲中提到,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100多年间,中国社会战火频频,兵燹不断,内部战乱和外敌入侵循环发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堪回首的苦难……这段悲惨的历史,给中国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中国人历来讲求‘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需要和平,就像人需要空气一样,就像万物生长需要阳光一样。”中国的文化传统也特别强调和为贵,因此,我们在学校教育中要在孩子心理种下和平的种子,而不是仇恨的种子,要教会孩子悲天悯人的情怀,而不是幸灾乐祸的嘲笑。正如鲁迅一百年前所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我们不是简单地追求西方经济视角下的全球胜任力,我们还需要不断地帮助孩子树立无穷的远方意识,极大的悲悯情怀,这种人文关怀也是中国文化对“全球胜任力”这一概念注入的新内涵。

【收藏本页】【打印本页】【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