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体育 本月发布: 111 篇
2: 化学 本月发布: 90 篇
3: 生物 本月发布: 63 篇
4: 物理 本月发布: 43 篇
5: 信息技术 本月发布: 41 篇
6: 数学 本月发布: 37 篇
7: 政治 本月发布: 22 篇
8: 历史 本月发布: 16 篇
  • 时 间
  •    至
  • 内 容
  • 年 级
  • 学 科

沘江 滇西盐江 非“沘”寻常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作者:张汇 浏览数:245 发布时间:2021-08-07

分享到:
  • 澜沧江自北向南穿过云南西部,在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功果桥镇,它接纳了一条支流——沘江,如果从长度和径流量上说,沘江只是一条小河,但就是这样一条隐秘在滇西山谷中的小河,沿岸却分布着众多的盐井。在古代社会,盐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以沘江为中心的盐井开发为滇西地区带来了经济独立和社会繁荣,甚至为南诏、大理政权的建立奠定了经济基础。沘江盐业的变迁为我们窥探滇西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提供了一个新视角。
    沘江沿线有50余处盐井,因盐业繁盛而带来了沿线城镇的繁荣。图为流经云龙县诺邓镇连井坪坝子和庄坪坝子之间的沘江形成的“太极图”。2005年,石门镇和果郎乡合并成新的诺邓镇,历史上石门镇所辖的石门村和果郎乡所辖的诺邓村都是滇西产盐大村,是云龙八井中的石门井和诺邓井所在地。摄影/石明

    车转过了三个大弯,便离开了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的青岩山,进入到了215国道。215国道紧紧依傍着一条小河南下,越向南行驶,河流水量就越大,国道两侧的清水朗山和雪盘山紧紧地挤在一起,河流在这道夹缝般的山谷中奔流而下,将峡谷深深下切。这条河流便是沘江,它发源于兰坪的青岩山,一路向南过兰坪后,进入大理白族自治州的云龙县,在功果桥镇的功果村完成了约170公里的流淌后,汇入了澜沧江,整个流域面积仅1888平方公里。无论是长度,还是径流量,抑或是流域面积,沘江在中国江河中都排不上号,但是若论历史上对滇西社会发展影响深远的江河,沘江绝对可以名列前茅。

    盐,便是沘江的底色。西汉时期,兰坪、云龙一带便设有比苏县,比苏得名即源于沘江。唐代洱海地区的白族先民便将盐称为沘,直至今天,云龙一带的白族语言中,沘江就是盐江的意思。在兰坪和云龙的沘江沿岸,大小盐井星罗棋布,众多的村庄城镇因盐业而兴,盐不仅深刻影响了滇西经济社会的发展,就连古代的南诏、大理政权都用盐来吸引周边民族归附,维持疆域和统治。沘江虽小,却非比寻常。

    沘江发源于怒江州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的青岩山,在兰坪金顶镇与发源自兰坪白雪山的另一支源头汇流后,水量渐大,在大理州云龙县功果桥附近汇入澜沧江。沘江沿线比较大的盐井有兰坪的上井、温井、老姆井、炼登井和云龙的诺邓井、宝丰井、顺荡井、师井、大井、石门井、天耳井、山井等,云龙诺邓井、兰坪啦鸡井、洱源乔后井和剑川弥沙井又被称为滇西四大盐井,在这些盐井中,以沘江盐井产盐量最高。在白族的语言里,沘江的意思就是盐江。
    图为沘江沿线部分居民仍在取卤水煮盐的场景(摄影/赵子忠)
    图为煮盐的簸箩上结满了雪白的盐晶(摄影/杨国华)

    沘江多盐井:三江成矿带和横断纵谷区的杰作

    在215国道沿线,可以看到众多带“井”字的路标指示牌,这些路牌指示着沘江两岸散落的乡村和城镇,凡是写着“XX井”的村镇都是拥有盐井的地方。滇西曾有四大盐井之说,即云龙诺邓井、兰坪啦鸡井、洱源乔后井和剑川弥沙井,乔后井和弥沙井位于澜沧江的另一条支流黑惠江流域,诺邓井在沘江江岸,啦鸡井在邻近沘江的拉井河畔。在云龙还有八大盐井之说,即诺邓井、宝丰井、顺荡井、师井、大井、石门井、天耳井和山井,当然大盐井并不指单独的一口井,每一处大盐井都是汇集在一起的若干个盐井的统称。除了这些大的盐井外,小盐井更是不胜枚举。根据有关文献的记载统计,沘江两岸共有盐井50多处,以170公里的河长来算,平均每3公里便有一处盐井。有盐井的地方往往都会形成聚落,并且盐井的大小与聚落的规模和富庶程度直接相关。

    沘江盐业的开发历史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因为沘江沿线产盐,中央王朝又施行盐铁官营的政策,武帝时期便在云龙、兰坪两县设有比苏县,比苏之名即来源于沘江。历史上,盐还曾在洱海地区拥有货币的功能,元朝时期,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就记载了滇西一带的人们以盐换物的习俗,沘江盐业对于古代滇西社会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制盐技术的进步、海盐入滇和井盐缺碘等原因,沘江和黑惠江的盐井渐渐停用。下图为已经成为了历史遗迹的滇西盐井(摄影/苏金泉)。
    制盐的画面拍自沘江沿线的村庄,如今沘江井盐很多都用来制作特产或喂牲畜了(摄影/杨国华)。
    图为盐井中卤水煮盐后形成的盐晶。沘江之所以会出现大量的盐井,是因为沘江上游位于三江成矿带的兰坪岩盐矿区,受到横断纵谷区的挤压力,盐质便向地质断裂带渗透,并随着地下水在地表薄弱地带涌出,形成自然出露的盐井(下插图 绘图/王航)。
    沘江盐井地质成因图

    沘江两岸的盐井都是天然流出的地下卤水,卤水即含有盐分的泉水。在云龙地区流传着非常多的关于“盐神”的传说。在诺邓井所在的云龙诺邓村,我便看到了一座与众不同的龙王庙。一般,龙王庙都是祈求风调雨顺的,但这座龙王庙供奉的却是卤水龙王,卤水龙王并不是为了求雨,而是为了祈求盐井多出卤水。在白族的民间信仰中,凡是发现盐井的动物和人都被神化。明朝学者杨升庵编著的《南诏野史》中便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东汉时期,大理地区有一个叫杨波的人,他常常骑着一头三角青牛行走,三角青牛能知盐泉,所以云南盐井很多是杨波发现的,杨波也因此被称为神明大士。虽然三角青牛听上去有些玄诞,但是这个故事却揭示出了动物嗜盐的天性驱使它们更容易找到盐泉。如今在有盐井的沘江村庄中,往往都会有祠或庙中供奉一些动物的形象。在沘江流域关于有灵性的动物发现盐泉的传说还有很多,虽然传说有夸大和神话的成分,但我们依然可见最先那些引领人发现盐泉的动物,以及因动物而发现盐泉的人都一起成为了白族人心目中的神明形象。

【收藏本页】【打印本页】【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