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地理 本月发布: 0 篇
2: 化学 本月发布: 0 篇
3: 科学 本月发布: 0 篇
4: 历史 本月发布: 0 篇
5: 美术 本月发布: 0 篇
6: 生物 本月发布: 0 篇
7: 数学 本月发布: 0 篇
8: 体育 本月发布: 0 篇
  • 时 间
  •    至
  • 内 容
  • 年 级
  • 学 科

什么样的文章才是好文章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浏览数:1136 发布时间:2021-03-09

分享到:
  • 什么样的文章才是好文章?

    钟建林 

     

    “什么样的文章才是好文章?”“什么样的文章有价值?”经常有教师发出类似的提问。

    刚做编辑的时候,常常“乐于”分享自己的看法,“指导”别人,也指导出了一些“成果”。

    但是,做编辑时日越愈久,对人生领悟越多,越模糊了对“好文章”的认识,越不敢轻易“指导”别人

    有时是掌握稿件生杀大权的编辑,有时是焦虑等待稿件待命运的作者,有时是对稿件采用与否仅差一念的编辑,有时是对拒稿心有不甘的作者,在两者之间频繁的交替体验,使我对稿件、对录用有了更多的领悟。

    关于稿件,作者认真写的,都值得被尊重。无论研究深浅、水平高低,用心写出的稿件,堪称字字渗透着作者的斟酌、句句浸润着作者的文思、篇篇饱含作者的心血。

    有时区区几千字,作者可能憋了几个月,甚至几年。当作者小心翼翼地投递出来的时候,一定已尽所能,一定充满了期待。无论录用与否,作者对待文字的态度和为文章的付出,都应该被肯定,被认可。

    以质取稿,是编辑的基本学术操守。但是,同一篇稿件对不同的人甚至同一人在不同境遇下考量,其质量评价也可能差别很大,尤其是有稿件发与不发只是一念之间的结果。因此,编辑毙掉的稿件,未必是差的

    每本刊物都有自己的定位,每个编辑都有自己的倾向,这种定位和倾向有时是影响文章录用的关键。因此,对稿件的评价结果,我更倾向于“适合刊物与否”,而不是“质量好与不好”。

    做为编辑,我看走眼过,而且不止一次。有些稿件自己不看好,勉强发表后,下载量和引用量都很高,“意外赚到了高引次”。

    作为作者,我被看走眼过,而且不止一次。有些稿件被拒绝后,在很普通的刊物发表下载和引次都较高,属于“发的杂志只赚不亏”的。
      
    正因为对稿件和录用的这些领悟,我戏称:“投稿,就是‘投’其所好地提供‘稿’件。”因此,每次投稿前都了解目标刊物,有时连每页排多少行、每行排多少字、每篇文章一般几码(页)都去数一数。

    于此同时,我一直坚持也要求编辑部坚持:“《教育评论》不刊发的稿件,一律不评价,更不提修改意见。”对此,不少人难以理解,他们认为“给出修改意见有助于作者成长”。

    我给出的比喻如下:“多数美女能找到伴侣,如果准备娶某个人,给她提建议是为将来过日子好。连娶她的心都没有,建议人家瘦身,建议人家去掉口音……焉知选中她的那位男生不是喜欢丰满的,不是喜欢有乡音的?”

    己之所欲,也许是人之所恶;己所不欲,也许是人之所乐。人生如此,稿件又何尝不是如此?

     

    “什么样的文章才是好文章?”我认为有以下几点:

    其一,与刊物匹配的文章就是好文章。刊物那么多,认真写的文章总有一种或几种可以匹配的期刊。遗憾的是,有些作者写文章只考虑自己想写什么,从来不考虑刊物要什么,或者以B类的思维撰写稿件缺投给A类期刊,简言之以急切的心投着无的放矢的稿。
      
    其二,自己愿意多读三遍的就是好文章。为功利写文章也无可厚非,问题是文章正式发表后,我们是否还有没事读三次的兴趣,是否有与人分享的兴趣?在我有限的了解里,不少作者文章发完后,再也不会自己读了。

    其三,有人愿意发自内心分享的就是好文章。有位编辑前辈曾说:“零引次的学术文章都是垃圾,我们每天都在做垃圾分类。”言辞虽偏激,但也颇有道理,只不过在我看来文章引用也是一种分享,而分享是一种广义的“引用”。公开发表意味着要传播,分享就是有传播力的明证。

     

     

【收藏本页】【打印本页】【关闭本页】